神经病脑洞存文院

[HPxDM]Hourglass(战后/HE) C3

好久不上,我都忘记我的格式了...

贴吧ID临惬,想看爽快追文的直接去哈德吧就ok。

目前已到第八章。


>>>>

Chapter 3

Draco花了差不多一刻钟才把整个情况跟Harry交代清楚,他语速不快却思维清楚,并且坦然地说自己也不是很有把握将Ron恢复原来的样子。


Harry翻了翻最新的病情报告书,上面对于这条不知名魔咒的资料只有短短几行,可用的信息更是寥寥无几。

这让Harry有些烦躁,他有点想抽个烟什么的,但这显然不能在办公室里进行。

一阵沉默在他们之间蔓延开来。

Draco没有接着说话,更不要说安慰,他看起来也从来没有进行过这项工作。他只是静静地整理着手头的病例,偶尔用钢笔勾注几下。

Harry突然明白也许自己该走了,他摇晃着站起来,带动着椅子发出短促的不雅声音,并且有点窘迫地向Malfoy道了谢,那让他有点脸红。

“Malfoy,你能告诉我Ron的病房号吗?”他开门的时候回头问道。

Draco从书桌前抬起了头,扯出了一个说不清是嘲讽还是礼貌的微笑:“指令在我这儿,所以,只能我带你去。”

“好。”Harry没有什么异议,拉开了门让Malfoy先走了出去。

外面的朝阳像白炽灯一样明亮,从窗户慢慢爬到了走廊的瓷砖上,为阴暗得快要窒息的病房带来一点希望意味。

他们并肩走着,很少交谈,可此时此刻,Harry却感到不那么糟糕。

他脑子里乱哄哄的。无可置疑,他很为Ron担心,但同时他又有一种很久未有的轻松,可怕的是,他根本不知道这轻松从何而来。Harry抬起头来,刚巧看到了Malfoy的侧脸,优美的线条勾勒出他早就不再青涩的脸庞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成熟的压抑,却仍然年轻。

他停住了步伐,有点震惊于自己刚刚的想法,不过Ron的病房已在眼前,他把心头的慌乱很快地压了下去,将视线专心于好友身上。

Ron看上去消瘦了整整一圈,安静地躺在床上。如果不是旁边的医疗仪器还在提醒着心率,他看起来跟死去没什么两样。

Harry想念Ron总是在自己面前恶作剧的样子了,边哈哈大笑边看他被意面里的辣椒粉呛得猛喝水的时候,或者故意藏起他的工作总结却装作无辜的时候。无论哪样,都比现在要好上许多。

他的眼眶有点湿润,从被子下握了握Ron的手,仿佛这样可以让彼此都好一点。

Draco没有看着他们那粘糊糊的友情表演,而是走向一旁,仔细将各项指数都检查了一下,以确保病人的稳定。而当他从余光看见Harry向他的注视时,生出一种百口莫辩的感觉。他该说什么?说自己并不是同情而是在履行自己的义务么?Draco不屑地认为这种理由只会让自己更加显得慈悲。

Harry却对Malfoy的举动很感谢,他眨了眨眼收回了眼泪,不想让自己狼狈的一面让那个冷酷的医师知道。你最好别要求更多,例如他能像常人一样,走过来拍你的肩。Harry朝自己好笑地警告着。

介于Harry还记得自己应该向总部复命,他们待了一会儿便走了出来,途中经过一个敞开的屋子,里面隐约的哭声让Harry很快明白了发生了什么。Draco的脚步似乎想要停下来,但最终还是向前走去。

“你给我站住,Malfoy!”一个男人刚巧看见了屋外的他们,刹那间愤怒得像一头活被抢了食物的狮子,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,大声的朝Draco吼着。

Draco条件反射地转头,但Harry却敏感地意识到事情的不对,他拉着Malfoy快速地向旁边一闪,躲开那个胖男人的一个“昏昏倒地”。

几乎是同时的,Harry想都没想就朝丢人扔过去一个“除你武器”,并且立即走上前去抓住那个男人的领子就拽向一边。“你想干什么?”他强忍着怒火,仍然压低不了声音。

“你这个肮脏的小食死徒究竟给Salbei用了什么魔咒!!他为什么突然就……”那男人根本没有理会Harry,而是拳打脚踢想摆脱他的制伏,一味地冲Draco咆哮着。

Draco只是挑了挑眉,平静地回答:“Ruark先生的身体状况自从你们把他送到医院后就没有好转过,要是说起杀人凶手,那么我倒是想知道谁让他在短时期消耗那么多的能量,并且没有一点补给呢?”他咧嘴笑了笑,轻蔑之情毫无遮掩。

那人一下子噤住了声,神情有一丝慌张。Harry不快地将他推向那些刚刚赶上来的保安们,走到了Draco的身旁。

他们无言地返回着一楼。

Harry慢慢地踱着步,从刚才Malfoy一点也不慌张的表情就已经了然,他肯定经常经历这种蠢货的质问。这让Harry挺不好受,尤其在Malfoy正在帮助他的时候。

”Malfoy……”他最终还是停下来想说些什么。

Draco回过头来看着Harry,用表情询问他有什么事。

“其实你可以向傲罗部上诉或者寻求保护,这次的事情已经足以对你造成伤害。”Harry犹豫地继续说道,“……也许你觉得你足以应付,但难免有疏漏的时候。“

Draco终于有了一点冷漠之外的表情,他用在Hogwarts向Harry挑衅时候的欠揍语气回答:“向傲罗部寻求帮助?以Draco Malfoy的身份?你在暗示我应该给他们造成一点笑料供以消遣吗,Potter,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傻到令人难以忍受。“

Harry虽然有点生气于Malfoy质疑他们傲罗部的能力,但他不得不承认,Malfoy说的并不是全无道理。

难道就让他一个人处在危险之中?Harry为自己六年的死对头产生了一点担心,但这并没有中止他的忧虑。

“或者我,”Harry在他快到办公室的时候突然开口说道,“我可以来负责你的安全。”

这让Draco僵硬地在门前收住了脚步,盯着Harry一言不发。Draco略微侧着脸,似乎考虑了几秒钟后,还是打开了门踏了进去,拒绝了Harry的建议。

“你觉得我还有明天么?”Draco关门前压着嘴角问了Harry一个问题。

Harry呆呆地站在门前,听着他的话语随着关门而切断。

[HPxDM]Hourglass(战后/HE) C2

忘记说,设定是背景是战后

Harry是傲罗部的一个成员,至于是不是部长这个我还没想好要不要给小龙找个从官的男友> <(.

Draco是圣戈芒的禁欲外科医生一名。

于是这是一个伤员家属和主治医生的JQ故事。


>>>>

Chapter 2
当Harry醒来时,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。

他花了几秒钟才意识到自己在医院,并且在冰冷的椅子上睡了八个小时,这让他感觉好了很多,他很久都没有睡过这么长时间了。

但他的好心情很快就被扭动脖子后的疼痛打破了。他的后颈又麻又痛,这令他只好叹了口气拿出魔杖施了一个短效的缓痛咒①,等待有所缓和后就站起身来,准备去看看Ron。

但愿不要太糟。Harry默默祈祷着。

他拐过一个转角,顿住了脚步。

Draco②正在不远处与人愉快交谈着,还没来得及脱的白大褂微微敞开着,脸色仍然苍白,但比照片上好了许多。

“噢,真是见鬼。”Harry吃惊地在心里咒骂着,他可从来没见过那么有礼貌的Draco,至少是跟他说话的时候。可现在,Draco的脸上还带有微笑,并且不含一丝嘲讽的。

即使如此,Harry竟莫名地觉得心里的阴云散了一些,虽然只是一点。

也许是Harry的注视太过明显,Draco将目光向这边游移了过来。他的对话已经结束,而在他定睛到Harry身上的时候,不经意地挑了挑眉。

Draco随意把手放到了口袋里,换上了一幅慵懒的腔调:“哦,原来是Potter先生。”他打量了一下Harry,“怎么,我们的救世主在大睡一场之后,终于想起他那可怜朋友的死活了么?还真是无情。”他毫不留情地讽刺道。

果然,Harry有些恼火:“嘿!”他从来不会对自己好好说话。

不过他立马就释然了——起码Malfoy没有把Ron描述成红鼬什么的,这跟他以前在学校里相比,真是客气很多了。Harry有点恶劣地想到。

“呃,医生,我是说Malfoy,”Harry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,“Ron他还好么?”他犹豫了很久,最后将这句话问出口。

“好的不得了,你可以再去赖床或者开始一次晨勃了。”Draco翻了个白眼,一点都不想搭理他的愚蠢问话。

Harry这次倒是没有对他的答话产生任何不满,他换了一个站姿:“或许我们可以在办公室详细谈谈。”

Draco的灰眸流露出一点奇怪,很快地转过身朝他自己的办公室走去,没有回答他身后的那个智商堪比巨怪家伙的问题。

Harry随即跟了上去。不说话就代表默认吧,他是这么认为的。

Malfoy的办公室比Harry想象得简朴很多,只是一间普通的房间再加上一点每一个Slytherin惯有的风格而已。他原本以为他会见到一张豪华的老柚木写字台和一只金雕的,而眼前的情景却让他有点不知所措。

Draco像是看出来他在想些什么,不耐烦地打断他的神游:“别傻了Potter,你以为这里是马尔福庄园吗,我难道还会在办公室里装一个小版的弗洛拉喷泉吗?”

Harry也觉得自己有点想象得过头,尴尬地坐下,摸摸鼻子开始询问有关Ron病情的事情。

Draco垂下头思考了一会儿,用手敲了敲桌子,忽然看着Harry问道:“虽然我现在为圣戈芒医院工作,与你们傲罗的事情无关,但你们能别傻到去Lestrange家的人么?我敢保证,这个魔咒要是没射偏的话,估计你现在就可以在陋屋与Weasley一家相拥着痛哭了。”他嗤笑了一声,看着Harry就像是看着一个天大的笑话。

Lestrange?Harry马上反应了过来这是哪一个家族。他还记得Rodolphus Lestrange,和Bellatrix一起折磨Longbottom夫妇的人,他每每想起这个就恨得咬牙。

“可是,Lestrange家族食死徒的余党早在几个月前就都被清理干净了,为什么还会和他们扯上关系?”Harry疑惑地向Draco问道。

Draco慢吞吞地说道:“像所有纯正的Slytherin家族一样,你永远无法把一个家族的所有人都逮到的。”

Harry皱起了眉,他觉得这下麻烦不小。

[HPxDM]Hourglass(战后/HE) C1

天啦今天一搜竟然发现LOFTER关于哈德的东西真不少。

呜呜呜痛哭流涕的我捡起各位大大的文和图就开始舔: 3(。

连载中,现在更到了第六章,不过请放心跳坑。

OOC有,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脑洞而已啦XD



>>>>

Chapter 1


这是自战争半年之后Harry第一次来到圣戈芒医院。

长而昏暗的走廊充斥着消毒水的刺鼻气息,Harry几乎是半抬着Ron将他放到了手术床上。Ron现在虚弱得连每一次呼吸都会牵动伤口,却作出一副勉强笑容的样子:“嘿,伙计,别把这点小伤告诉Hermione。你知道的,我不想让她担心。”

Harry看着好友黯淡无光的红发,牵强地勾了下嘴角,机械地点点头。不仅是Ron,Harry也不想让Hermione知道这件事。上次他们见面还是一个月前,那是一次忙里偷闲的下午茶,她虽然兴致很高,但根本挡不住她脸上的憔悴。“她累坏了。”Harry实在不愿意让她的精力再分散一下了,他没法看着Hermione也倒下去。

“Ron Weasley,O级黑魔法伤害,需立即进行住院治疗。”前台护士的声音让Harry一下子
被拉回了现实。不知为什么,他竟然悄悄松了口气,起码还能治疗不是吗?梅林啊,当时Ron胸前的一大片暗红可是让他瞬间就懵了。

她显然对于Harry的再次走神没有察觉,而是一边用长长的指甲迅速核对着ID卡,一边让速写笔在一旁已经卷边的羊皮纸上潦草记录。“Um……这位先生的主治医师是Draco Malfoy,请你确认一下。”她麻利地把一单报告及确认书漂浮到他的手中,随即便准备将Ron推进手术室。

人手不够?Harry暂时停止了对听到那个名字的惊讶,立即提出来要帮忙。

“不用了,到了走廊那边自然有人负责。”护士抬起头来对他一笑,一直紧绷的神情稍微有了些缓和。

Harry冲她点点头,有些虚脱般的坐在了等候椅上。这些天他忙得几乎没有时间休息,一连串的蹲点、跟踪、逮捕……这让他躺在床上小憩一会儿都成了奢求。

原来傲罗的生活就是这样吗?他闭上了眼,觉得以前自己的认知天真得可怕。是的,他喜爱这个职业,但他已经不想拿魔杖对准任何一个人了——除非他是被迫的,而不是每天疯狗一样,在一群疑似食死徒的人身后拼命追赶。

他又想起了什么,拿出了那堆纸翻看。Malfoy?Harry有种头重脚轻的好笑,他以前可是从来没有想过Malfoy会当一个医师。直到他翻到了印有Draco Malfoy简单资料的那页,他才被迫接受了这个事实。是的,Malfoy有医师合格证,并且那上面印有他的一寸照片。

Harry眯了眯眼睛,仔细地盯着那张照片。Malfoy比他印象中消瘦了不少,冷漠的表情取代了那副一贯傲慢的嘴脸,灰色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,头发倒是散了下来,不再整齐地向后梳去。

说实在的,Harry对于这个老同学是没什么好感的,可此时此刻竟也有了一丝微笑,Malfoy让他想起了以前在Hogwarts的轻松生活,当然,战争之前。

他依稀记得在Voldemort倒台不久,预言家日报上有过几篇关于Malfoy一家的文章报道,只不过大部分都用词模棱两可,一改之前的尖锐刻薄。让Harry一直搞不清楚的是,Malfoy一家究竟为什么最后被无罪释放?只不过战争之后的人们都忙着重聚和痛哭,谁还有空管一个食死徒的死活呢。Harry揉揉眉毛,慢慢地思索着,不过没过多久,他就靠着椅背睡着了。


前台的护士换班时候看到了他,想了想并没有尝试叫醒,蹬上了高跟鞋便急急忙忙地离开了医院。


她不愿在医院再多停留一会儿,并且坚信那样做迟早会把她逼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