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经病脑洞存文院

[HPxDM]Hourglass(战后/HE) C2

忘记说,设定是背景是战后

Harry是傲罗部的一个成员,至于是不是部长这个我还没想好要不要给小龙找个从官的男友> <(.

Draco是圣戈芒的禁欲外科医生一名。

于是这是一个伤员家属和主治医生的JQ故事。


>>>>

Chapter 2
当Harry醒来时,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。

他花了几秒钟才意识到自己在医院,并且在冰冷的椅子上睡了八个小时,这让他感觉好了很多,他很久都没有睡过这么长时间了。

但他的好心情很快就被扭动脖子后的疼痛打破了。他的后颈又麻又痛,这令他只好叹了口气拿出魔杖施了一个短效的缓痛咒①,等待有所缓和后就站起身来,准备去看看Ron。

但愿不要太糟。Harry默默祈祷着。

他拐过一个转角,顿住了脚步。

Draco②正在不远处与人愉快交谈着,还没来得及脱的白大褂微微敞开着,脸色仍然苍白,但比照片上好了许多。

“噢,真是见鬼。”Harry吃惊地在心里咒骂着,他可从来没见过那么有礼貌的Draco,至少是跟他说话的时候。可现在,Draco的脸上还带有微笑,并且不含一丝嘲讽的。

即使如此,Harry竟莫名地觉得心里的阴云散了一些,虽然只是一点。

也许是Harry的注视太过明显,Draco将目光向这边游移了过来。他的对话已经结束,而在他定睛到Harry身上的时候,不经意地挑了挑眉。

Draco随意把手放到了口袋里,换上了一幅慵懒的腔调:“哦,原来是Potter先生。”他打量了一下Harry,“怎么,我们的救世主在大睡一场之后,终于想起他那可怜朋友的死活了么?还真是无情。”他毫不留情地讽刺道。

果然,Harry有些恼火:“嘿!”他从来不会对自己好好说话。

不过他立马就释然了——起码Malfoy没有把Ron描述成红鼬什么的,这跟他以前在学校里相比,真是客气很多了。Harry有点恶劣地想到。

“呃,医生,我是说Malfoy,”Harry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,“Ron他还好么?”他犹豫了很久,最后将这句话问出口。

“好的不得了,你可以再去赖床或者开始一次晨勃了。”Draco翻了个白眼,一点都不想搭理他的愚蠢问话。

Harry这次倒是没有对他的答话产生任何不满,他换了一个站姿:“或许我们可以在办公室详细谈谈。”

Draco的灰眸流露出一点奇怪,很快地转过身朝他自己的办公室走去,没有回答他身后的那个智商堪比巨怪家伙的问题。

Harry随即跟了上去。不说话就代表默认吧,他是这么认为的。

Malfoy的办公室比Harry想象得简朴很多,只是一间普通的房间再加上一点每一个Slytherin惯有的风格而已。他原本以为他会见到一张豪华的老柚木写字台和一只金雕的,而眼前的情景却让他有点不知所措。

Draco像是看出来他在想些什么,不耐烦地打断他的神游:“别傻了Potter,你以为这里是马尔福庄园吗,我难道还会在办公室里装一个小版的弗洛拉喷泉吗?”

Harry也觉得自己有点想象得过头,尴尬地坐下,摸摸鼻子开始询问有关Ron病情的事情。

Draco垂下头思考了一会儿,用手敲了敲桌子,忽然看着Harry问道:“虽然我现在为圣戈芒医院工作,与你们傲罗的事情无关,但你们能别傻到去Lestrange家的人么?我敢保证,这个魔咒要是没射偏的话,估计你现在就可以在陋屋与Weasley一家相拥着痛哭了。”他嗤笑了一声,看着Harry就像是看着一个天大的笑话。

Lestrange?Harry马上反应了过来这是哪一个家族。他还记得Rodolphus Lestrange,和Bellatrix一起折磨Longbottom夫妇的人,他每每想起这个就恨得咬牙。

“可是,Lestrange家族食死徒的余党早在几个月前就都被清理干净了,为什么还会和他们扯上关系?”Harry疑惑地向Draco问道。

Draco慢吞吞地说道:“像所有纯正的Slytherin家族一样,你永远无法把一个家族的所有人都逮到的。”

Harry皱起了眉,他觉得这下麻烦不小。

评论

热度(32)